癌症病人晚期都很瘦嗎(怎麽安慰癌症晚期病人)

2023-05-28 07:04:03
腫瘤網 > 腫瘤治療方法 > 癌症病人晚期都很瘦嗎(怎麽安慰癌症晚期病人)

“這里是上海的第壹個臨終關懷病區,50名醫生,58名護士,99張床位。”

《人間世第壹季》中的第四集“告別”,這集講述的故事並不是在醫院,而是在壹個特殊的病房。所謂的臨終關懷也就是病患的病情已經無法治愈,隻是在人生的彌留之際能得到最舒緩的治療,也是他們最後的解脫。這里醫生的責任並不是讓患者痊愈,而是在生命的盡頭讓患者體麵的,盡量減少痛苦的離去。每壹個入院的患者都需要先做個測評,入院指數是多少,大概還有多少時間,進入“關懷室”的病人平均入住時間不超過三個月,最大的103歲,最小的衹有3歲。在這里每天都能看見有的人離去而新的人被推進來,往往復復如同生命的輪回,雖然死亡是這里逃脫不開的話題,但每個人的心理都表現得很淡然,並在這里完成和傢人最後的告別。

“得這種病的概率是百萬分之三,這相當於妳連續拋22次硬幣,全都是正麵。”

在《人間世第二季》中的第壹季中的惡性骨腫瘤患者,患病的大多是卻是兒童,對於這些兒童來說還沒體會什麽是快樂的童年就要先學會麵對死亡這個話題,他們沒有體會過和同學玩耍的快樂卻體會過化療的痛苦,雖然孩子還小,父母盡最大可能給孩子治療,但病魔並沒有因為妳是孩子而心慈手軟,安仔因為化療打激素藥物體型越來越胖,腫瘤擴散後需要截肢,截肢後的安仔堅強地裝上了假肢,還開玩笑和做假肢的醫生說要做得好看點,然而最終腫瘤還是擴散到了肺部,安仔說最喜歡海賊王的紅發副團長香克斯,因為香克斯也是壹位斷臂英雄,雖然失去壹條手臂卻依然心懷夢想堅韌不拔,安仔希望和香克斯壹樣勇敢的和病魔做鬥爭,但是最終他還是失敗了。在人生的最後階段,安仔說“我已經是極限了,我真的沒有辦法在醫院待下去”,這壹刻我相信無數人和我壹樣都破防了。他累了,對於壹個孩子來說要承受這麽多痛苦,而作為父母更是心痛,因為他們不能再為自己的孩子做什麽了隻能看著他們離去,可能離去對安仔來說才是真正的解脫,再也不用化療了。

76歲的範祖祥已經是在ICU的第四年了,他不能動不能說話,全身插管壹年到頭衹有壹種食物-胃營養液,壹天24小時中衹有壹小時允許傢人探視,這樣的日子真的是病人想要的嗎?還是隻是傢人給自己的安慰,覺得盡到了應有的責任,很多時候傢人的全力救治是為了自己的不舍和應盡的孝道,可躺在病床上的病人真的希望靠著這些冰冷的器械和管子維持著這個軀殼嗎?

靶向治療,延長了無數患者數年的生命。我們從壹開始的“幾個月”,慢慢變成了現在的“幾年”,而且是有生活質量的幾年。

我說:“她不是有老公嗎?”

已送往醫院救治

問題是按照既定的指南方案,或者規範來講,金女士接下來應該接受貝伐珠單抗維持治療。這樣的維持治療或許可以把她的病情控制延長兩三個月。前麵的壹線治療其實療效也是好的,但短期內就復發轉移。雖然二線治療療效也可以,但不久之後的復發和轉移是可以預見到的。接下去該怎麽選擇,該如何走?沒有人告訴我們答案。

了解清楚了這些,內心對於癌症的恐懼是否減少了很多?科技的飛速發展,也是我們堅持下去的動力源泉。

父子遭車禍

剛確診時曾被父親“責怪”怎麽兩天沒去看他,了解情況後趕來安慰

生了女兒後,前夫對她們母女倆極其溫柔體貼,也許是預知自己的時日不多。他竭盡所能地愛她們,照顧她們。

4月14日上午10點半左右,原本應該在戶外運動的鐘慧慈因身體不適,正在傢休息。“睡夢中被吵醒了,聽到外面有人喊‘快救人,有人落水了’。”鐘慧慈透過窗戶了解到壹女子在河對麵跳入水中,她連忙起床,換好泳衣、帶上“跟屁蟲”,往河邊跑去。期間鐘慧慈還在微信群里發布了求助消息,“因為當時不知道具體情況,想著如果有在附近的看見了能過來幫下忙。”

⑤極度虛弱,容易形成血栓

受傷較重

先被救出

可惜,沒能成行。

在她看來,女兒能生壹個孩子,既能維係小家庭,又能代替不在的親人,給女兒做伴。

所以癌症晚期的病人到底是治療還是選擇用藥物緩解痛苦讓他們自然離去,很多人可能認為衹要治療壹定就有活下去的希望,可是化療對於人的痛苦衹有患者自己才能體會的到。化療不僅是殺死癌細胞,同時也把體內的免疫係統全部破壞,這是壹種賭註。化療可能會使癌細胞縮小,但代價也可能因為免疫係統被破壞而產生的並發癥讓身體全線崩潰加速了死亡的過程。所以化療對癌症晚期病人來說真的是最好的治療嗎?作為傢屬有時候隻想著讓病人活著,他們覺得最起碼能給能給患者他們認為“最好的治療”,並沒有考慮到病人此時此刻身體在遭受著怎麽樣的痛苦,舒緩治療對很多人來說是殘忍的,等於是放棄治療,但有時候我們是否應該遵從病人自己的意見,讓他們自己來決定最終如何來麵對死亡。

參考資料:

我三十歲確診,我覺得很年輕了,可是在病友群里不乏遇見二十歲確診的,更有十幾歲、幾歲確診的。最近認識的最小的壹個病友是1歲半的嬰兒,原發性腦腫瘤,四級膠質瘤,孩子9個月時確診,到現在不到壹年光開顱手術就做了三次,我不明白為什麽老天要這麽不公平,這麽小的孩子何錯之有要遭受這些折磨?但這就是現實,我三十歲確診又怎麽了呢?三十歲也是別的父母根本不敢想象的奢望。

我始終堅信癌症終將被攻剋,也許五年,也許十年,總歸會的。

作者:admin | 分類:腫瘤治療方法 | 瀏覽:39 | 迴響: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