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晚期(前列腺癌症晚期能活多久壹般)

2023-05-22 10:03:58
腫瘤網 > 腫瘤治療方法 > 癌症晚期(前列腺癌症晚期能活多久壹般)

當前醫療技術之下,雖然說對於癌症已經有很多種有效的治療方法,但是治療難度依然不小,尤其是到了晚期,那麽到底癌症到了晚期還有救嗎?

癌症到了晚期還有救嗎?

晚期由於腫瘤細胞不斷的生長,易出現腫瘤破裂,還會侵犯大血管而引起大出血,會以便血、吐血、咯血以及內出血的方式表現出來。癌症晚期出血是相當兇險的,很有可能會短期出現大出血,直到死亡。

當癌症已經達到晚期,治愈的希望不大,是否進行手術就要考慮手術的效果,否則患者沒有必要承受手術帶來的痛苦,要了解手術是否可以減輕疾病的症狀,是否可以提高患者生活質量,是否可以延長生存期,如果對這些沒有任何幫助,那麽手術也是沒有意義的。

前列腺癌的早期臨床症狀並不明顯,往往是到了中晚期,有明顯的臨床症狀後才被診斷。而此時要麽癌症病竈導致前列腺腫脹,從而出現類似於王先生這類表現,尿頻、排尿困難、尿痛或者血尿等。要麽癌症已經開始遠處轉移,出現其他部位不良表現,比如食欲減退、體重下降、渾身無力、骨骼疼痛等。

第壹要有信心

第二改善生活質量

第三良好的生活飲食習慣

第四樂觀的心態

第五盡早治療,積極配合醫生

那麽癌症晚期還有治療的必要嗎?

當然,線上問診並不總是“和風細雨”,有時也會遇到壹些兇險緊急情況。傅衛軍在義診平臺接診的患者老紀(化名)在當地醫院進行局部漿細胞瘤切除手術後,仍然覺得身體不適,於是在網上求助。傅衛軍了解病情後,結合過往病歷,初步判斷可能是腫瘤沒有完全切除,多發性骨髓瘤可能性較大。兩周後,老紀能夠下地活動,傅衛軍緊急聯係他來院進壹步檢查,證實是多發性骨髓瘤,最終及時進行手術並處理並發癥,老紀也轉危為安。

癌症研究界有“3個1/3”的說法,就是說有1/3以上的癌症可以預防,有1/3(實際上目前已經接近壹半,而美國提高至70%)的癌症經過治療可以延長壽命和治愈,還有1/3的癌症通過治療可以減輕症狀、緩解症狀

癌痛的出現,與疾病的產生部位、產生原因及病理特點都有壹定的關係,主要是因為腫瘤的發生發展對周圍組織造成了影響,導致神經壓迫和組織損傷。同時,隨著腫瘤病情的進展,癌痛的程度也會發生變化。

(圖片來自謝慶鵬醫生的真實病例)

癌痛用藥三大誤區

(圖片來自謝慶鵬醫生的真實病例)

癌痛沒必要“忍”,應尋求專業幫助

4個方法延長前列腺炎患者的壽命

四分之壹癌症患者會出現癌痛

對於癌症的預後,通常以1年、2年、3年、5年、10年生存率來進行衡量, 20年、30年生存率則基本沒有。其中5年生存率是最常見的指標。

實驗室檢查:入院時PSA為29.32ng/ml。

彩超檢查:脂肪肝;前列腺增大,大小約51.9mm×59.8mm×47mm,內見大小約22.7mm×19.7mm不均質回聲區,形態欠規則,邊界欠清晰,內未見明顯血流信號。

第壹階段

針對此轉移性高腫瘤負荷前列腺癌患者,首選最大限度雄激素阻斷(MAB)+唑來膦酸治療方案。自2013年4月啟動治療後,患者PSA及睪酮均於短時間內出現驟降,並長期維持在較低水平。但2015年後半年,PSA開始持續升高,至2016年4月已達7.74ng/ml(圖3)。這些結果提示治療失敗,患者由轉移性激素敏感性前列腺癌(mHSPC)進入轉移性去勢抵抗性前列腺癌(mCRPC)階段。

圖3 第壹階段的PSA及睪酮曲線

第二階段

發現患者發生去勢抵抗後,第壹階段治療方案已失效,迅速為其調整方案,引入雄激素剝奪治療(ADT)及新型內分泌治療(阿比特龍)。接下來的24個月,患者接受了ADT+阿比特龍+唑來膦酸治療。新的治療卓有成效,患者PSA及睪酮均顯著下降,病情緩解(圖4)。

圖4 第二階段的PSA及睪酮曲線

第三階段

圖6 第三階段的PSA及睪酮曲線

第四階段

圖7 第四階段的PSA及睪酮曲線

第五階段

圖8 第五階段的PSA及睪酮曲線

此時,治療團隊十分及時地為患者換上了ADT+阿比特龍治療。大量研究證實,阿比特龍能夠為mCRPC患者帶來更大的生存獲益,且越早開始治療獲益越顯著。例如COU-AA-301、COU-AA-302兩項研究顯示,未化療mCRPC患者接受阿比特龍治療能夠比化療後患者得到更大的生存獲益,中位總生存期(OS)可達34.7個月。本例患者啟動阿比特龍治療後,確實實現了PSA長期緩解。

由於懷疑發生前列腺癌肝轉移,患者曾於第三治療階段進行過6個周期的化療,隨後又恢復ADT+阿比特龍方案。根據COU-AA-301研究結果,化療後mCRPC患者接受阿比特龍依然有較顯著獲益,OS比安慰劑治療組明顯延長。直至2019年5月,患者依然堅持采用阿比特龍方案,PSA和睪酮均保持在較低水平,生活質量理想。

回顧性研究顯示,未接受任何延長生存治療的自然病程mCRPC患者,中位OS僅12.3個月;化療下mCRPC患者預期存活時間也不足19個月。本例患者確診時已屬於晚期前列腺癌,發生多處骨轉移,但在不斷調整且行之有效的治療下,生存超過6年,且維持著較好的生活質量,這在轉移性前列腺癌患者中是不多見的。該患者的治療成功,可以說對臨床醫生及廣大前列腺癌患者都有著極大的鼓舞和借鑒意義。

分析其治療經過,可以看出治療團隊通過密切監測PSA、睪酮及定期進行影像學復查,基本上抓住了患者病情發展變化中的每壹個關鍵轉折點,並及時做出恰當的治療方案調整。例如,患者接受MAB+唑來膦酸治療失敗後,及時判斷出其已進入去勢抵抗狀態,並為其換用了指南推薦的mCRPC壹線治療方案——ADT+阿比特龍,有效抑制了病情進展。這充分提示了病情監測和隨訪,特別是第壹時間識別CRPC狀態對於指導治療的重要性。

黃毅,主任醫師、教授、博士生導師,北京大學第三醫院大外科副主任兼泌尿外科副主任,北京海澱醫院泌尿外科主任,北京醫學會泌尿外科分會委員,北京醫學會泌尿外科分會腫瘤學組委員,北京健促會泌尿外科分會副主任委員。

蔣葵,主任醫師、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大連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腫瘤5科主任。中國醫促會腫瘤姑息治療與人文關懷分會常委,中國臨床腫瘤學會(CSCO)婦科腫瘤專家委員會委員、中國老年學和老年醫學學會腫瘤康復分會委員,遼寧省醫學會腫瘤學分會委員,遼寧省抗癌協會姑息與康復治療專委會副主任委員,遼寧省生命科學學會泌尿腫瘤診治與康復專業委員會常委,遼寧省生命科學老年腫瘤委員會常委。

[1] James ND, et al. Survival with Newly Diagnosed Metastatic Prostate Cancer in the "Docetaxel Era": Data from 917 Patients in the Control Arm of the STAMPEDE Trial (MRC PR08, CRUK/06/019). Eur Urol. 2015;67(6):1028-1038.

[2] Fizazi K, et al. Abiraterone acetate for treatment of metastatic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final overall survival analysis of the COU-AA-301 randomis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phase 3 study. Lancet Oncol. 2012;13(10):983-92.

[3] Ryan CJ, et al. Abiraterone acetate plus prednisone versus placebo plus prednisone in chemotherapy-naive men with metastatic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COU-AA-302): final overall survival analysis of a randomis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phase 3 study. Lancet Oncol. 2015; 16(2): 152-160

[4] Löffeler S, et al. "Natural course" of disease in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castrate-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Survival and prognostic factors without life-prolonging treatment. Scand J Urol. 2015:1-6.

[5] Heidenreich A, et al.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where we stand in 2013 and what urologists should know. Eur Urol. 2013;64(2):260-5.

[6] Fizazi K, et al. Abiraterone acetate plus prednisone in patients with newly diagnosed high-risk metastatic castration-sensitive prostate cancer (LATITUDE): final overall survival analysis of a randomised, double-blind, phase 3 trial. Lancet Oncol. 2019 May;20(5):686-700.

作者:admin | 分類:腫瘤治療方法 | 瀏覽:59 | 迴響: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