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指腸癌症晚期能活多久壹般(癌症人血白蛋白壹般輸幾天)

2023-11-11 19:16:36
腫瘤網 > 腫瘤治療方法 > 十二指腸癌症晚期能活多久壹般(癌症人血白蛋白壹般輸幾天)

本篇文章給大傢談談十二指腸癌症晚期能活多久壹般,以及癌症人血白蛋白壹般輸幾天的知識點,希望對各位有所幫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文章詳情介紹:

“上腹部飽脹不適”三個月,七旬老人胰頭癌“變身”十二指腸癌

在過去的3個月里,李大爺壹直受“上腹部飽脹不適”困擾,他前往就近醫院就診,進行了腹部增強CT檢查,結果顯示:胰頭區占位病變,病變侵及十二指腸並膽係擴張。醫生給出的診斷是“胰頭癌”。由於李大爺已經73歲高齡,手術涉及到胰頭及十二指腸,手術難度風險大,且胰頭部病變屬於局部晚期,術後效果差,為此,李大爺輾轉了多傢醫院,得到的治療方案均是“姑息性治療”。這無疑是給李大爺判了“死刑”!

為了爭取手術機會,李大爺的兒子通過多方詢問,找到青島市中心醫院腹部腫瘤外科主任楊濤。楊濤主任通過仔細閱片和查體,考慮李大爺患十二指腸惡性腫瘤侵及胰頭的可能性較大,同時患者目前已有不全腸梗阻症狀,如果不及時手術治療,可能會導致完全性腸梗阻,並且可能出現腫瘤的遠處轉移,失去根治性的手術機會,楊濤主任建議患者立即入院治療。

入院後,李大爺進壹步行十二指腸鏡檢查,病理結果顯示:十二指腸中分化腺癌。根據患者病情,腹部腫瘤外科聯合麻醉與圍手術期醫學科等相關科室對老人進行了術前綜合評估,認為患者目前無手術禁忌癥,可以實施手術治療。8月31日,楊濤主任帶領腹部腫瘤外科團隊成功為李大爺實施了“胰十二指腸切除術”,術中見十二指腸壺腹部壹直徑約6cm巨大腫物,侵透腸壁全層並侵及胰腺。術後病理顯示為十二指腸高-中分化腺癌,侵及胰頭及膽管。再次病理結果證實了楊濤主任的術前判斷,為患者爭得了手術機會。

術後,在腹部腫瘤外科醫師和護理團隊的精心治療及護理下,李大爺恢復順利。

相關鏈接:十二指腸腫瘤科普

原發性十二指腸惡性腫瘤是消化道少見的惡性腫瘤,占全消化道腫瘤的0.04%-0.5%,多見於50歲以上的老年人,男女發病率相等。原發性十二指腸惡性腫瘤無特徵性症狀、體徵,隨著病情發展,主要表現為上腹部不適或疼痛、上消化道出血、黃疸、上消化道不全性腸梗阻、腹部腫物等症狀、體徵。這些臨床症狀體徵並無特異性,早期診斷困難,容易誤診。因此,如果50歲以上老年人出現上述症狀,應警惕十二指腸腫瘤的發生。目前確診十二指腸腫瘤的方法有纖維胃十二指腸腸鏡、十二指腸低張造影、腹部增強CT或MRI等。其中纖維十二指腸腸鏡是診斷原發性十二指腸腫瘤的主要輔助檢查,並可定性診斷。

腹部腫瘤外科是青島市中心醫院“胰腺疾病及黃疸疾病診療中心”的主要組成科室,是以外科手術為主,對胰腺癌、十二指腸癌、膽管癌、肝癌及胃腸道惡性腫瘤等腹腔內腫瘤進行綜合治療的科室。科室技術力量及科研實力雄厚,目前科室主要開展:胰十二指腸切除術、全胰切除術、膽管癌根治術、膽囊癌根治術、腹腔鏡肝癌切除術、腹腔鏡胰體尾切除術、腹腔鏡胃癌根治術、腹腔鏡結直腸癌根治術及腹腔腫瘤聯合血管重建的高難度手術。

楊濤,青島市中心醫院腹部腫瘤外科主任,碩士研究生導師,畢業於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軍醫大學。中國腫瘤防治聯盟膽胰腫瘤專業委員會委員、河北省腫瘤防治聯合會膽胰腫瘤專業委員會委員、河北省“三三三人才工程”二層次人才、石傢莊市政府特殊津貼專家、《胡潤·平安中國好醫生榜》肝膽外科上榜好醫生。擅長肝癌、胰腺癌、膽道惡性腫瘤及胃腸道惡性腫瘤的診斷及外科微創手術治療。主持省部級科研項目3項,獲得省級醫學科技獎壹等獎4項,並在國際期刊發表SCI論文6篇及多篇國內核心期刊論文。(大眾報業·大眾日報客戶端記者 肖芳 報道)

媽媽患癌到去世的這半年(壹)

2021年11月27日,周六,壹個普通的日子,我媽媽卻在這壹天離世了,突然到如此措手不及,明明壹切都在好轉,我還有各種後手準備,怎麽人說沒就沒了。她才63歲,晚年夕陽紅才剛剛開始,如果真走,也請走的慢壹些,可這隻是如果……

我幼年喪父,人至中年,四口之傢,還有壹個媽媽,她重組家庭20余年,相互都很和睦。之前有人問起媽媽身體,我常說白皮大餡,膘肥體壯,確實極少生病,並勤於傢務。而今年5月底,感覺上天開了個莫大的玩笑,媽媽罹患癌症了,還是婦癌之王——卵巢癌晚期,直接病來如山倒,伴隨著嚴重的不能進食、乏力和嘔吐。

5月底腹脹,6月1日清苑縣人民醫院,B超顯示大量腹水,腹膜後淋巴腫大。於晚上接到縣醫院的朋友電話,說情況不好,需趕緊住院深度檢查。

6月2日——7月4日,保定第壹中心醫院,確診高級別漿液性卵巢癌IV期。這是漫長的壹個月,逐項問診,全麵排查,最終以腫瘤6項數值大幅異常,腹水中監測到癌細胞,pet-ct表明已隨淋巴多發轉移,確診卵巢癌。期間跑了3次協和,1次北腫,問詢方案,目前無手術機會,隻能先期TC方案化療。卵巢癌讓人腸胃功能紊亂,此時媽媽已水米不進,日漸消瘦,化療迫在眉睫,卻在下藥的最後關頭,肝功不過關,被迫停止。

肝功轉氨酶異常:化療也是要評估的,不是所有的身體條件都可以化療,其中肝功的轉氨酶就是壹個重要參考指標,超過80不能用藥。我媽剛住院時,轉氨酶在40以內(正常值),但壹個多月未開展任何治療,隻是常規檢查,此時已飆升到100。原因是什麽?兩種說法,壹是腫瘤發展導致的,這種情況最可怕,腫瘤導致肝功異常,肝功異常不能化療,不能化療就不能控制腫瘤,身體隻會更加惡化,這就成了死循環。二是不能進食,營養缺失導致的,那這個還有救,需要輸保肝護肝藥,維持觀察,擇機用藥。

最終我等不及了,媽媽的身體壹刻都拖不起,我從壹中心辦理了出院,向上求醫。

7月8日——7月14日,石傢莊河北醫科大學第四醫院,第壹次化療

通過朋友聯係,住進了省四院,這是省內知名的專科腫瘤醫院。大夫的壹席話,讓我稍放寬心:妳的pet-ct未顯示肝區受感染,即使肝區感染,為了防止死循環,我們也會把化療轉氨酶標準放寬至250,進行用藥。本來還聯係了省四院的消化科,進行保肝,這下省事了,直接住進了腫瘤內科,準備化療。

先期的身體調理,還是非常熬人的,媽媽的身體極度虛弱,吐的比吃的多,壹天晚上本就沒吃多少,到了深夜把胃里的殘羹剩炙壹股腦全吐了出來,我就仔細翻看她吐的東西消化了多少,這簡直是人生的至暗時刻。不能吃,人是維持不住的,就會迅速垮掉。

最終7月12日,減量化療,治療方案為白蛋白紫杉醇300mg,卡鉑400mg,貝伐單抗400mg,看著化療的藥液輸進我媽的身體,我長輸壹口氣,其中的辛酸不能言表,雖然我還不知道化療效果有多好,副作用有多大,但總算走出了第壹步,我相信科學醫療,我的內心也燃起了希望之火。

8月3日——8月6日,石傢莊河北醫科大學第四醫院,第二次化療

每間隔21天開展壹次化療,這是醫囑,是要求,也是治療方案。這半年基本上按照這個標準嚴格執行。我每次開著車,帶著我媽去辦理住院,也都內心充滿了期待,這是救命之旅,我相信醫學越來越發達,我相信我媽能有奇跡。

第壹次化療後,效果顯著,除去第壹周副作用稍大,從第二周開展,我媽開始逐漸恢復正常飲食,身體有了氣力,神情有了光彩,我和她談回憶,談美好明天,帶她東奔西走,遊山玩水。置之死地而後生,老人心態反而變好,以前糾結的事也沒那麽在乎了,此次生病,好像打開了新的篇章,甚至活出了別樣人生。

此次化療壹切順利,壹共四天,也是最短周期,第壹天住院做檢查,第二天扶正輸營養,第三天祛邪做化療,第四天出院辦手續。治療方案:白蛋白紫杉醇300mg,卡鉑400mg,貝伐單抗400mg,人最高興的,就是活在希望之中。

8月25日——8月30日,石傢莊河北醫科大學第四醫院,第三次化療

本次做了影像評估,壹切在好轉,腫瘤在減小,腫瘤標誌物ca125從1000降低到100,最好的消息:有了手術機會,但需要轉婦科評估。本期停了貝伐單抗,壹切為做手術做準備。治療方案:白蛋白紫杉醇300mg,卡鉑400mg。

這是忙碌的20天,化療出院後,我拿著影像資料,跑了2次協和,省四院也聯係著婦科做手術最好的大夫康山。最後,協和也收治了,康山也同意了,竟然迎來了幸福的煩惱,2選1,最終還是選擇了協和,由曹冬焱專家主刀。

這是異常激動的壹個月,好像壹切都迎來了轉機,壹切都卡著點,向最好的方向發展。我懷著萬丈雄心,迎接生活的挑戰,我和我媽並肩作戰,共禦病敵。

9月20——9月30日,北京協和醫院,做手術

住院是中秋節第2天,中秋節第1天去的北京,陰雨連綿,我們就在賓館里休養生息,調整心情。作為癌症治療的三闆斧,手術是重中之重,手術質量直接決定預後效果。

我全程蹲守醫院,協和最強大的地方,不僅在於高手雲集,而且見多識廣,能夠全麵應對各種突發局麵,我內心緊張中有平靜。由於是晚期,不能根除,隻能叫腫瘤減滅術,算大手術:切除子宮及附件,切除大網膜,切除闌尾,修補部分腸道,清掃淋巴。

23日上午做的手術,7點開始,持續了6個小時,13點結束。不到14點,竟然媽媽就打來了電話,意識清醒,手術順利。我們又闖過了壹大難關。

10月1日——10月10日,北京市第六醫院,第四次化療

手術完從協和出院後,馬上就轉入了第六醫院,做化療進行鞏固。第六醫院,應該是協和的壹個合作醫院,相隔3.5公里,這里接收了大量從協和出院的病人,可以理解為,治療方案由協和出具,這邊負責操作和執行。

由於剛做完手術,壹邊休息恢復,壹邊化療用藥,共住了10天院。治療方案:普通紫杉醇285mg,卡鉑400mg,貝伐單抗200mg腹腔灌註。

此次用了普通紫杉醇,其實非我們本意。之前用的白蛋白紫杉醇,效果特別好,而且副作用小,但不是權威指南。權威指南就是普通紫杉醇,所以曹冬焱大夫主張使用,我們和協和專家相比,知之甚少,雖有疑問,也隻能遵醫囑,就接受了。回頭看,這里多少有點問題,雖無大礙,但增加了不確定性,增加了不必要的痛苦。

接我媽的那壹天,神清氣爽,充滿了戰勝病魔的信心和決心。我們哼著小曲,壹路輕鬆,從北京開回了保定。

10月26日——10月30日,北京市第六醫院,第五次化療

普通紫杉醇的副作用是很大的,當初也是覺得試試無妨,卻無謂多受了壹周的罪。我經過多方問詢,白蛋白紫杉醇雖不是權威指南,但沒有問題,也是之前省四院給定的方案,這次我們決定換回來。

此時疫情已比較嚴重,北京的海澱區和朝陽區是高危片區,我出省需要報批。本次住院5天,換回了最熟悉的方案,用量進行了增量調整,但還未達到標準用量,治療方案:白蛋白紫杉醇400mg,卡鉑500mg,貝伐單抗200mg腹腔灌註。

每次開車拉我媽回來,她都會給我講病友的故事。上次住院是個開朗的大姐,壹個通透的老北京土著,這次病友是個執拗古怪之人,半年換了9個保姆,身體已經不能接受化療,在醫院里保守治療,但從患病至此也有3年之久。我心里盤算,我至少也能保妳3年。

11月18日——11月22日,保定第壹中心醫院,第六次化療

本來已預定好了16日去協和,找曹冬焱復診,然後轉第六醫院化療,我也是計劃手術後,都在協和治療,等壹切穩定了,再擇機就近治療。結果,疫情之嚴重,切斷了保定通往北京的路,火車票停售,開車進京證不能辦理,到琉璃河會被勸返。我的二手準備,是去省四院,結果問了單位的防疫辦,說去了石傢莊,回來得隔離14天,也非我所願。

考慮到本次僅是正常化療,詢問了壹中心,所需藥均有儲備,就沒有強行去北京或者石傢莊。這個抉擇,也不知道多大程度上,決定了我和我媽的陰陽兩隔,每想於此,我都肝腸寸斷,懊惱萬分。如果不是疫情,如果我更堅決壹點,或許會不壹樣,可是沒有如果……

媽媽本次是帶著腹水住院,腹水不是好現象,但影像卻表明腫瘤再次減小,ca125降到歷史最低49,離35的標準值毫厘之差了。腹水是惡化,腫瘤減小是好轉,這是個矛盾,怎麽解釋?多方咨詢,說這個大概率還是在好轉,雖有腹水,但腹水涉及的因素較多。

但因為有這點異常,按照壹中心醫生的意思,也是化療後,再觀察調養幾天,再出院。媽媽才住了4天,就給我電話,說她明天要出院,我當時心里也是咯噔了壹下,不是有腹水嗎?怎麽這麽著急出院?但也沒多問,也沒攔著,於此,我也心有懊悔,可能多說壹句,就能改變局麵。後來才知道,她是著急回去打麻將,她也大意了~~

11月27日離世

22日出院後,23日就約著牌友打麻將,以往打8圈,本次隻打了4圈,說明身體狀況並不好。我每天照舊給她打電話,問詢平安,她也說本次反應大,太難受,但我沒引起高度警覺,以為就是化療副作用嚴重點,挺壹挺就過去了。26日,她還去縣醫院,打了升白針。

27日的事,想起來就艱於呼吸。我放鬆了警惕,蒙蔽了雙眼,我萬想不到這就是她最後的日子。我從市里趕回去,差3分鐘沒有見到媽媽最後壹麵。在傢中,親戚叫來120時,她雖然虛弱,還在說話,該住院了,隻想上個廁所,清空身體,結果壹下床,就失去意識了。搶救了1個多小時,沒能搶救過來。醫生給的結論是猝死,可能是肺栓塞或心梗,也許是腫瘤並發癥,也許是化療的過度反應。

我的心掏空了!我們有職工社保和600萬商業醫療險,經濟上沒壓力;我心態剛剛調整過來,把抗癌當成生活的壹部分;我關註著卵巢癌的發展動向和醫治前景,相信醫學。我們翻山越嶺,走過了九九八壹難,大風大浪挺了過來,卻在陰溝里翻了船。她才63歲,我想不明白,我不甘心,我接受不了,我萬箭穿心。

作者:admin | 分類:腫瘤治療方法 | 瀏覽:21 | 迴響: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