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晚期終末期表現(肺部磷癌症晚期表現)

2023-11-10 19:39:56
腫瘤網 > 腫瘤治療方法 > 癌症晚期終末期表現(肺部磷癌症晚期表現)

本篇文章給大傢談談癌症晚期終末期表現,以及肺部磷癌症晚期表現的知識點,希望對各位有所幫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文章詳情介紹:

日本啃老族無老可啃後太淒涼!和父母屍體共處七年,餓死傢中

案件回顧

“希望在我去世後,我的兒子還能再靠父母留下的錢維持40年”

深秋的夜晚,寂靜的房間里,壹盞微弱的燈光映照著壹位75歲的母親,她眉頭緊鎖,思慮著兒子的未來。

她的小兒子今年45歲了,卻始終沒有走出傢門,靠父母的經濟支持生活。這個典型的“啃老族”壹直沈浸在自己的小天地里,不上學、不工作、不與外界交往。

儘管他的大哥已成傢立業,成為社會的中堅力量,但小兒子似乎始終找不到生活的意義。

在小時候,母親總是希望他能像大哥壹樣順利成長,追求自己的理想和目標。然而,他漸漸地在社會的壓力下沈溺,成為“蟄居壹族”的壹員。

雖然社會對於“蟄居壹族”有著許多責備和批評,但她選擇堅守母愛,接納兒子的選擇。她認為他是善良的,曾在她丈夫患病期間長期照料他。

或許正是因為這份母愛,她對於他的未來格外憂心。

“我的小兒子真的十分善良。在我丈夫身患重病需要長期護理的那段時間,每次我必須出門時都會很麻煩,幸好有我的小兒子壹直在長期照料他。”母親輕輕地嘆了口氣。

然而,現實的殘酷還是擺在她的麵前。小兒子完全依賴父親的撫恤金和母親的養老金,但壹旦母親離世,他將失去所有的經濟來源。

母親心里明白,他壹個人很難處理復雜的手續和事務。母親曾詢問過理財規劃師,想為兒子規劃壹個安全的未來,但最終仍未得到確切的答案。

她已經到了75歲,或許離世的時刻並不遙遠。然而,她的小兒子才45歲,顯然還能活上幾十年。在她的內心深處,她開始焦慮,苦苦思索著兒子未來的去向。

深夜的時光似乎靜止了,房間里衹有母親孤獨的思緒在流淌。她知道這個難題需要她和大兒子壹同商討解決,畢竟他們才能真正理解她的擔憂。

蟄居的苦澀人生

鈴木豐,壹個58歲的蟄居者,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在政府部門來祝賀他父親滿百歲時,他拒絕開門,讓人感到疑惑不解。警方隻得強行進入他的傢,發現了壹幕令人震驚的場景。

房間里,昏暗的燈光透過布簾照在壹具被塑料袋和白布包裹著的白骨上。鈴木豐的父親已經去世整整七年,卻被他隱藏在傢中,任由屍體腐爛。

這壹切,隻為了壹個目的——繼續領取父親的養老金,用來支付自己的生活費用。

麵對警方的質詢,他冷漠地解釋:“我這樣做,是為了支付我自己的生活費用。”

這樣的場景令人不寒而栗,仿佛走進了壹部恐怖電影。然而,這不是孤例。在日本,像鈴木豐壹樣冒領養老金的蟄居者並不罕見。

他們長期與社會隔絕,不擅長與人交流,對於處理文書和手續壹竅不通,因此選擇隱藏父母的死亡,繼續領取父母的養老金,維持自己的生活。

同時另壹邊壹名叫田中久貴的46歲男子,也陷入了同樣的困境。

83歲的母親去世後,蟄居的久貴不敢也不知道如何與社會打交道,也不清楚該怎麽找人提交母親的死亡報告,或者聯係什麽人幫母親出殯。

他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母親的屍體,隻能將母親的屍體裝在垃圾袋里,孤獨地忍受了整整10天。最後實在忍無可忍才聯係當地警方尋求幫助。

被困於循環的悲劇

牧岡伸壹,壹個56歲的蟄居者,生活在與世隔絕的境地。他在父母去世後,完全失去了生存的能力和方向。鄰居們對他的處境感到擔憂,甚至提醒了工作人員:“這樣下去,他會死的。”

然而,工作人員去他的傢里詢問時,牧岡伸壹卻直接拒絕溝通。

他幾乎沒有任何與人交流對話的能力,隻是反鎖房門把自己鎖在屋內,壹遍遍地低喃,重復著:“沒事,不重要,給我點時間緩壹緩”他無法正常與他人交流,更無法接受任何幫助。

傢中已經停水停電,牧岡伸壹看上去也十分虛弱,但工作人員卻無法強行將他帶離。10天後,他死於營養不良,餓死在了自己的傢中。他的離去是對他孤獨絕望生活的終結。

牧岡伸壹的弟弟牧岡二郎是全職司機,自從父母離世過後便搬出了壹起居住的房子,決定不再和自甘墮落的的大哥來往。

當有關部門去通知牧岡二郎回傢收拾遺物時,他這才註意到大哥在過去的壹段日子里過的多麽糟糕。

傢里四處堆滿了垃圾,到處爬的蟑螂和蛆蟲,和彌漫在空中四處飄蕩的惡心氣味,另他忍不住幹嘔起來。

房間內幾乎沒有能走路的過道。四散在各處的零食的包裝袋,卻沒有看到任何新鮮食品的痕跡。

他的哥哥曾壹度也是壹個努力生活的人,但總是四處碰壁,想重考大學又失敗了,學歷不高的他找工作也是難上加難。

後來,牧岡伸壹參加了國傢公務員考試,開始從事醫療工作,但長期高強度的加班讓他的身體徹底垮掉。

失去了工作後,他的自尊心受到嚴重傷害,將自己關在房間中不再出門尋找新的工作。父母在日記中寫下對他的擔憂和責備,但他們也為他感到難過。

父母的年紀漸老,母親患上老年癡呆癥,父親則被查出了癌症末期。在這個時候,他們開始擔憂自己的兒子的未來。

父親的日記寫道:“父輩所製造的不幸難道要孩子來背負嗎?難道這就是他們到世上的意義?”

蟄居族們麵對著現實的殘酷,無法逃避生活的壓力。他們長期蟄居,喪失了與社會交流的能力,不懂處理與外界打交道的問題。

在他們的生活中,人際關係越來越疏遠,他們的孤獨和不幸逐漸加深。

他們被稱為“8050”壹族,父母80歲,子女50歲。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麵臨著越來越多的困境。如何在離世後,維持子女的生活?這成為了壹個無解的難題。

在日本的社會中,蟄居壹族成為了嚴重的問題,他們的遭遇引發了人們的關註。然而,現實並不容許太多的同情,他們必須在孤獨與困境中尋找出路。

這些蟄居壹族,就像被時光遺忘的鳳凰,早已遠離了社會的繁華,沈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他們的故事悲壯而真實,他們的不幸是社會的警示。

蟄居壹族,麵對生活的坎坷,也許他們該選擇與社會重新接觸,尋找新的出路。在這個世界上,人人都有自己的價值,衹要敢於麵對困難,相信自己,他們也能找到屬於自己的鳳凰之路。

以案釋法

在這個引人深思的案例中,牧岡伸壹的悲慘遭遇凸顯了日本啃老族問題的嚴重性。

首先,對於家庭成員長時間不通知政府或鄰居父母去世的情況,通常來說,日本法律對於死亡報告有嚴格規定。

在發現父母去世後,家庭成員應當及時通知轄區政府,並提交相應的死亡證明。

然而,在牧岡伸壹的案例中,由於他與外界隔絕,導致父母去世的事實長期未被揭示。

其次,對於冒領養老金或其他社會救濟金的行為,法律是嚴禁的。如果發現有人故意隱瞞死亡事實、繼續領取死者的養老金或其他社會福利金,將麵臨刑事責任和法律追究。

此外,法律對於家庭成員的贍養義務也是有規定的。在牧岡伸壹的情況中,他的弟弟牧岡二郎作為親屬,應當承擔壹定的贍養責任,尤其在父母去世後,更應當關註並協助哥哥度過難關,幫助他重新融入社會。

日本法律對於家庭成員間的責任和義務有明確規定。尤其對於蟄居族問題,法律還需更加完善,加強對於這些特殊群體的保障和支持。

69歲老伯肺癌晚期不手術不化療,用這招救活了

當下,放化療仍是癌症治療的主要手段,隨之而來的脫發、惡心、嘔吐等各種痛苦症狀給癌症患者留下深深的恐懼與絕望,是否還會出現新的治療方法讓癌症患者更"舒適"?

近些年國內外科學家們在揭示癌症發生與發展過程上花費了大量精力,值得欣喜的是,經中國科研團隊研究發現,確有針對肺癌晚期病人的"綠色"療法,可減輕患者疼痛,提高患者生活質量,給癌症晚期患者多壹條"生路"。

在5月5日至8日,由歐洲腫瘤內科學會(ESMO)和國際肺癌研究協會(IASLC)主辦的歐洲肺癌大會(ELCC,2017)上,廣州中醫藥大學祈福醫院區俊文主任展示了其研究團隊的研究結果,大劑量維生素C(以下簡稱"維C")聯合射頻深部熱療在治療晚期非小細胞肺癌(NSCLC)患者上效果顯著,無不良反應,可顯著提高患者的生存質量。

"對於那些處於肺癌晚期,沒有手術機會和不願承受放化療痛苦的患者而言,我們作為醫者有責任為他們提供新的治療方法,讓他們多壹條生路。"區俊文主任如是說。也是抱著這樣的信唸,她帶領團隊讓"維C+射頻深部熱療"治療肺癌晚期的研究結果得到全世界的關註。

案例篇

奇跡!69歲老伯肺癌晚期不手術不化療 用這個辦法又活過來了……

壹位69歲的老伯患了肺癌晚期,在不能手術、放化療的情況下,僅通過"大劑量維生素C聯合離子射頻深部熱療"治療,肺部腫瘤明顯縮小,並延長了5年壽命,至今仍帶瘤生存。

據區俊文主任介紹,上述兩種治療方法可以令患者體內的維C水平增加,部分腫瘤標誌物在每壹個治療周期後顯著下降。根據RECIST1.1的標準,第壹個治療周期結束後,腫瘤病竈縮小近50%,患者的生活質量顯著提高。

原理篇

小小的"維C"怎麽能治癌症?

為了治療癌症,人類苦苦追尋著新的方法,怎麽生活中最常見的"維C"結合"熱療"就能治療癌症呢?相信很多人都會提出質疑。

麵對質疑,區俊文主任對家庭醫生在線解釋,該研究是國內、外首次將大劑量VitC與射頻深部熱療聯合應用於晚期肺癌患者。藥理濃度的維C是壹種氧化劑/促氧化劑,會產生多項抗癌機制,當研究中使用大劑量維C輸註後,體內維C達到藥理濃度,與活性鐵分子發生反應,產生過氧化氫與自由基,細胞外液的過氧化氫會選擇性破壞癌細胞的DNA,導致其死亡。另外,通過研究結腸癌,某些Kras基因突變患者有可能對高濃度維C更為敏感。

區俊文主任指出,所有維C抗癌機制都是在藥理濃度下的研究,而我們平時口服維C都是生理學濃度,隻起到補充營養的作用,口服維C是不能達到藥理學濃度的。

"燙死"癌細胞?專家又有了新證據!

腫瘤細胞怕熱,所以癌細胞能被"燙死"!這壹觀點再次被區俊文團隊經過臨床試驗證實。

腫瘤組織的血液循環較為特殊,牠自生的毛細血管生長雜亂,舒縮功能低下,散熱能力差,利用這個原理,熱療時腫瘤組織區域形成壹個溫度明顯高於周邊正常組織的"儲熱庫",促使腫瘤組織和細胞死亡和雕亡,而正常組織細胞卻能存活。同時,高溫通過抑制腫瘤源性的血管內皮生長因子、基質蛋白酶的活性,來破壞腫瘤血管生成,從而抑制腫瘤細胞的浸潤和轉移。另外,熱療可以刺激免疫係統,增強NK細胞、T淋巴細胞和巨噬細胞的活性及免疫能力;熱療產生的熱休克蛋白、腫瘤細胞變性蛋白和壞死分解產物作為抗原,可以激活抗腫瘤的特異性免疫,提昇機體的抗腫瘤的免疫能力。因為腫瘤細胞比正常的人體細胞更為"怕熱",所以,在同樣的加熱溫度下,癌細胞會被熱死,而正常的組織細胞卻不受影響。

另外,如果在做熱療時還有其他藥物輸入體內的話,可以大大提高這些藥物的藥效,我們的I期臨床試驗發現,與維C同時使用,可以提高體內維C的血藥濃度,兩者結合,起到雙管齊下的作用,增強抗腫瘤的協同效應。

區俊文主任還特別提醒,射頻深部熱療與桑拿、艾條等方式大不同,深部熱療能穿透15cm以下深部組織,表皮沒有熱感,聚集能量較高,使其聚集在腫瘤組織內發揮作用。因此不要相信民間"烙鐵燙癌"等等不靠譜的偏方。

效果篇

"維C+射頻深部熱療"無嘔吐脫發等不良反應

與傳統的放化療、靶向治療相比,"維C+射頻深部熱療"被稱為綠色療法,區俊文主任表示,上述兩種治療過程中不會出現嘔吐、腹瀉、脫發等不良反應,患者耐受情況好,治療過程更"舒適"。

對放化療不敏感的鱗癌晚期患者有救了

肺鱗狀細胞癌占NSCLC的比例在30%左右,是壹種公認難治的疾病,在治療選擇方麵相對局限。區俊文主任指出,針對這壹部分患者,"維C+射頻深部熱療"發揮著重要作用,從科研結果來看,5名肺鱗癌患者在接受大劑量維C結合射頻深部熱療治療後,病竈顯著縮小,有的患者病竈甚至完全消失,提示肺鱗癌患者對該治療比較敏感,具體機理尚不明確。該研究的結果無疑是肺鱗癌患者的福音,壹旦明確其中的作用機制,將能成為壹個極具前景的治療選擇。

應用篇

"維C+射頻深部熱療"配合放化療效果更好

癌症不是壹種簡單的疾病,目前對於腫瘤的治療,單靠壹種治療手段效果並不理想,臨床大都選擇綜合性治療手段。區俊文主任指出:"所謂癌症的綜合治療,不是所有的手段和治療方法的"堆積",而是有序的、合理的結合應用。"

以"維C+射頻深部熱療"配合放化療治療肺癌晚期患者為例,可以采取化療前采用藥理濃度維C的輸註,接著化療和熱療同步結合,增加病人對化療藥物的敏感性,達到療效增敏的作用。

據區俊文主任透露,未來科研項目將涉及維C+射頻深部熱療與靶向藥物治療相結合,觀察兩者是否能有效延長靶向治療藥物的耐藥時間。

區俊文主任表示:"我們深知腫瘤治療的難度大,治療方法越多同時也意味著治療難度越大,我們將探索更多的治療方法組合、希望能給晚期癌症患者提供更多的治療選擇。"

作者:admin | 分類:腫瘤治療方法 | 瀏覽:13 | 迴響: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