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螺刀治療癌症效果(中醫治癌症最好的醫院是哪傢)

2023-11-09 17:51:11
腫瘤網 > 腫瘤治療方法 > 陀螺刀治療癌症效果(中醫治癌症最好的醫院是哪傢)

本篇文章給大傢談談陀螺刀治療癌症效果,以及中醫治癌症最好的醫院是哪傢的知識點,希望對各位有所幫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文章詳情介紹:

黎功專訪:更好的肝癌藥物已經來臨

我國是肝癌大國,全世界近壹半的肝癌患者在中國,因此,有人稱肝癌為“中國癌”。權威調查數據顯示:

2015年,我國預計新發47萬肝癌患者,男性占34萬,女性13萬;針對60歲之前的男性,肝癌是發病率和死亡率最高的腫瘤,沒有之壹。

所以,肝癌患者急需新的治療手段和藥物。

最近幾年,腫瘤治療領域有了多項突破性進展,尤其是靶向治療和免疫治療方麵,多個新藥給無數癌症患者帶來“新生”。

因此,我們采訪了北京清華長庚醫院董傢鴻院士團隊的黎功主任,為我們詳細講述肝癌治療的前沿進展,希望幫助到更多的肝癌患者。

黎功主任:清華大學附屬北京清華長庚醫院放療科,主任醫師,碩士生導師,腫瘤放射治療專家,專攻肝癌放射治療,及放療聯合靶向治療,免疫治療。

壹、黎主任,非常榮幸可以有這個機會采訪您。眾所周知,中國是肝癌大國,,您能不能簡單介紹壹下中國肝癌患者的主要特點?

可以用“兩個80%”來概括:

第壹,80%的患者跟乙肝有關。由於特殊的歷史原因,我國乙肝病毒感染者眾多,估計超過9000萬。醫學界公認的事實是,乙肝感染跟肝癌發生有很強的相關性,那到底有多強呢?據我們臨床統計,我國新確診的肝癌患者,大約80%都有乙肝病毒感染,乙肝是我國肝癌的主要危險因素。

第二,80%患者確診就是中晚期。肝癌最致命的特點就是牠在早期極難被發現及確診!簡單來說,肝臟對痛感不敏感,正常情況下,人們很難意識到自己的肝臟有問題,此外,肝臟的再生能力很強,即使大範圍的腫瘤生長,也可能不會明顯影響肝臟的代謝功能,因此沒有明顯的症狀,病人也難以及時發現自身病變。目前,在初次確診的肝癌患者中,僅有20%的患者可以接受手術等根治性治療,超過80%的患者壹經發現就已經屬於中晚期,失去了徹底治愈的機會。

二、對於壹個剛剛確診的肝癌患者,如何確定是早期還是晚期?壹般的評判標準是什麽?

肝癌的分期對於預後的評估、合理治療方案的選擇至關重要。國際上有多種的分期方法,如BCLC、TNM、JSH、APASL等分期,依據中國的具體國情及實踐積累,結合患者身體情況、肝功能、肝外轉移情況、有無血管侵犯、腫瘤數目與大小等因素分期,分為,Ia期、Ib期、Ⅱa期、Ⅱb期、Ⅲa期、Ⅲb期、Ⅳ期。簡單來講,我們可以根據下麵的標準判斷肝癌患者是否屬於中晚期:門靜脈有癌栓,或者下腔靜脈有癌栓;出現其他臟器轉移例如肺轉移,骨轉移;腫瘤明顯侵犯大血管;患者身體出現明顯的消瘦症狀,伴隨黃疸、腹水或者惡液質等。

三、您剛剛有提到,我國大部分肝癌患者確診的時候就是晚期了,也就是不能通過手術徹底治愈,那麽,對於這些晚期患者,壹般的治療策略是什麽?

對於晚期肝癌患者,我們壹般強調通過放療、靶向或者免疫藥物進行綜合治療。

在過去,大多醫生並不會推薦放療,這可能是由於壹些“歷史原因”造成的。二三十年前,放療設備不夠精準,除了殺死腫瘤,還可能影響正常肝臟組織,導致有些患者的腫瘤控制住了,但是肝臟卻被照壞了。所以,大傢覺得放療不適合治療肝臟腫瘤。但是,隨著技術的進步,現在我們可以做到隻照射腫瘤組織而不損傷正常肝組織,使得放療成為肝癌治療的重要手段,比如我們常常聽到的射波刀、陀螺刀等各種刀,以及三維適形放療、立體定位放療,都是比較好的治療手段。

不過,我需要強調的是:放療屬於局部治療,隻用放療遠遠不夠,需要配合全身治療,如靶向或免疫治療,才能實現更好的控制。最近幾年,肝癌的靶向和免疫治療都有了很大突破,多個抗癌新藥獲批上市,尤其是免疫治療的異軍突起,我覺得未來肝癌的治療可能是以PD-1/PD-L1免疫檢查點抑制劑為中心,聯合放療、靶向或者消融等方法進行綜合治療。

四、對於肝癌的靶向和免疫治療,我們常用的藥物是什麽?

靶向藥包括壹線治療藥物索拉非尼和侖伐替尼,二線藥物瑞戈非尼和卡博替尼;免疫治療藥物重點關註PD-1抗體Opdivo和Keytruda,以及PD-L1抗體Tecentriq。

靶向藥物方麵。索拉非尼是第壹個獲批上市的肝癌靶向藥,也叫多吉美,2007年就上市了。不過,牠的有效率不高,手足綜合徵的副作用也很大,不能讓大傢滿意。然後,大傢就開始尋找新的藥物,侖伐替尼就被發現了,牠最早叫E7080或者樂伐替尼,是日本衛材公司研製的藥物,用作壹線治療,有效率很高,尤其是降低甲胎蛋白方麵。國內已經有不少患者嘗試過,總的感覺是侖伐替尼的有效率要比索拉非尼高,這也在三期臨床試驗中被證實了,而且日本已經在2018年3月份批準了侖伐替尼壹線用於晚期肝癌患者。在侖伐替尼使用方麵,我算是在國內較早接觸的醫生,積累了壹些臨床經驗,也發現侖伐替尼跟另外壹個免疫調節藥物-雷利度胺,甚至放療壹起使用,效果會更好。另外,這兩年,美國FDA還批準了兩個肝癌二線治療藥物-瑞戈非尼和卡博替尼,用於多吉美耐藥的患者。

免疫治療方麵。這幾年免疫治療真的很火,也給肝癌患者帶來了希望。比如,PD-1抗體Opdivo已經在2017年9月被美國FDA批準用於多吉美耐藥後進展或者不耐受的肝癌患者,有效率接近20%,更重要的是,Opdivo顯著延長了患者的生存期,這個意義非常重大;另外,PD-1抗體Keytruda也在今年6月公布了二期臨床數據(KEYNOTE-224),有效率17%,並且獲得了FDA的優先審批資格,應該快獲批上市了。還有,最近PD-L1抗體Tecentriq聯合貝伐單抗的臨床數據很值得關註,被FDA授予突破性藥物地位,不過,這個臨床試驗人數太少,還需要更大規模臨床試驗驗證。

所以,綜合來看,這幾年肝癌治療領域出現了6個新藥,包括3個靶向藥和3個免疫治療藥物,肝癌患者又有了更多新的選擇。這其中,侖伐替尼和PD-1/PD-L1是我比較關註的。

五、那麽,相比於索拉非尼,侖伐替尼既然是新藥,牠有什麽優勢嗎?

對肝癌患者來說,侖伐替尼確實是個很“神奇”的藥物,可以顯著提高中國肝癌患者生存期,仿佛是為“中國肝癌患者定制”的藥物。

在國際大型三期臨床試驗中,研究人員評估了索拉非尼和侖伐替尼的療效,證明侖伐替尼在總生存率上不劣於索拉非尼的同時,在客觀緩解率和無進展生存期上都都顯著優於索拉非尼,客觀緩解率是索拉非尼的3倍有余(40.6% VS 12.4%),無進展生存期較索拉非尼相比提高了1倍(7.3個月VS 3.6個月)。而且,在這個臨床試驗中,有接近288位中國患者參與,在去年CSCO大會上,南京八壹醫院的秦叔逵教授首次公布了中國患者的臨床數據,結果顯示:侖伐替尼可以顯著提高中國肝癌患者的總生存期(15個月VS 10.2個月),提高了4.8個月,尤其是對乙肝病毒感染的肝癌患者。

所以說,侖伐替尼是最近十年來首個顯示出生存期優勢的肝癌壹線藥物,尤其值得中國肝癌患者關註,牠在國內應該也快上市了,我非常期待。

六、那您周圍有多少患者用過侖伐替尼?又有多少患者用過PD-1/PD-L1抗體藥物?患者的反饋如何呢?

估計至少上百名患者使用過侖伐替尼,總體反饋不錯,不少患者腫瘤明顯縮小,尤其是甲胎蛋白降低明顯,有的患者用藥十天就能看到甲胎蛋白顯著降低,患者的狀態也伴隨著好轉。侖伐替尼的總體副作用不大,常見是高血壓和蛋白尿;另外服用2周後要檢查尿常規,要特別註意尿常規中的尿蛋白的變化,壹旦出現”+”應該及時找有經驗的醫生協助處理。這里給壹些小建議:服用侖伐替尼過程中壹定要做好血壓監測;每天保持充足的飲水量,每天至少1.5L;如果感覺惡心想吐,實在控制不了,可以找醫生開允許的止吐藥,或者少食多餐;保持飲食營養均衡;杜絕酒精飲料。如果食欲明顯降低,可以口服甲地孕酮或者甲羥孕酮改善食欲。

也有不少晚期患者使用PD-1/PD-L1抗體治療,主要是PD-1抗體,K藥或者O藥,很少有人用PD-L1抗體。PD-1真的是個神奇的藥物,有些患者療效非常的好,有幾個患者幾乎治愈了,他們大都是PD-1聯合靶向藥或者放療壹起使用。當然,也不是每位患者都有效,也有無效的,這也是目前免疫治療最大的問題,單藥有效率大概在20%左右,聯合用藥有效率更高,但是,很難篩選這些有效的患者,這也將會是接下來臨床和基礎研究重點要解決的問題。也有壹些其牠癌症的患者用過PD-1/PD-L1抗體。總的來說,PD-1/PD-L1抗體的副作用並不算大,肯定比化療小多了,但是,PD-1的副作用跟靶向藥很不壹樣,比如免疫性的肝炎/肺炎/或者甲狀腺問題,這些副作用壹般通過及時觀察和激素處理都能比較好的緩解。

七、最近幾年,PD-1/PD-L1抗體藥物確實火爆,有些患者可能會有“免疫治療是萬能”的誤解。在您看來,對於肝癌患者,應該如何科學的安排靶向和免疫治療的順序呢?

腫瘤的治療要遵循循證醫學的數據,根據目前的臨床數據,還是應該把靶向藥作為壹線治療,PD-1/PD-L1藥物作為二線治療。對中國患者來說,侖伐替尼在有效率和生存期方麵都優於索拉非尼,肝癌患者可以重點關註。

PD-1/PD-L1藥物確實很火熱,不過,FDA隻批準了二線治療,並沒有批準壹線治療。什麽意思呢?就是說暫時沒有充分的臨床數據說明,新確診的肝癌患者壹線直接使用PD-1/PD-L1藥物效果會更好。不過,理論上來說,PD-1/PD-L1抗體藥物是免疫藥物,在腫瘤的早期或者中期,患者的免疫力還沒有被腫瘤完全摧毀的情況下使用,效果應該比晚期的患者效果好,雖然目前還沒有充分的證據來佐證,但是我相信未來的數據會證明這第壹點的。

另外,目前的趨勢是靶向聯合PD-1/PD-L1抗體藥物,比如PD-1抗體聯合侖伐替尼,已經獲得了FDA針對腎癌和子宮內膜癌壹線治療的突破性地位認可。從我個人的經驗看,聯合治療甚至可以拓展到靶向+放療/消融,或者PD-1/PD-L1+放療/消融,甚至靶向+PD-1/PD-L1+放療/消融這種三藥聯合。我相信隨著新藥的不斷湧現,更多的經驗積累,中國肝癌患者的生存期會大大提高。

感謝黎主任的分享。

作者:admin | 分類:腫瘤治療方法 | 瀏覽:10 | 迴響: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