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擾素治癌症的幹擾素(120萬的抗癌針能治療哪些癌症)

2023-11-09 05:33:52
腫瘤網 > 腫瘤治療方法 > 幹擾素治癌症的幹擾素(120萬的抗癌針能治療哪些癌症)

本篇文章給大傢談談幹擾素治癌症的幹擾素,以及120萬的抗癌針能治療哪些癌症的知識點,希望對各位有所幫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文章詳情介紹:

免疫療法:激發機體抗癌的“未來之星”

1891年,因抗生素尚未問世,壹名因鏈球菌引起急性感染的丹毒患者隻能靠自身免疫係統與細菌抗爭。美國癌症研究人員威廉·科利將細菌(鏈球菌)溶液註入患者的腫瘤體內以誘導其免疫係統做出反應,最終治療成功。壹個多世紀之後,直至今天,科學家們仍在嘗試探明,為什麽利用人體自身的免疫係統可以有效治療癌症。

全球知名藥企葛蘭素史克(GSK)免疫腫瘤學和聯合研究的負責人詹姆斯·斯莫爾斯說:“總有人得癌症,但很多治療機制都無法逆轉這些癌症。”當這些機制失效時,問題就會出現。即使有來自免疫係統的強大攻擊,癌細胞也會照常頑強反抗。基因的改變會使癌細胞躲避免疫係統的攻擊,癌細胞也會改變局部免疫反應。

這種不穩定的適應性可能會降低對療法的反應性,這就是為什麽治療的功效可能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減弱。為了剋服這個問題,科學家們正在研究壹係列新的治療方法,就像科利給患者註射細菌溶液那樣,這些方法可以釋放癌症對免疫係統的控制,並增強患者的自然免疫反應。這壹結果可能會為抗擊癌症開辟壹條新的戰線。

激活人體免疫反應

傳統的化學療法是壹種標準有效的消滅癌症的方法,儘管牠相當粗糙。牠能靶向殺滅快速分裂的癌細胞。而免疫療法致力於擊破癌症的生存策略。

獲得2018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美國科學家詹姆斯·艾利森和日本醫學傢本庶佑在腫瘤免疫療法(IO)上作出了開拓性貢獻。他們發現癌細胞會抑制人體免疫係統中的T細胞的功能,而免疫檢查點抑制癌症療法可釋放癌症對T細胞的控制力,從而使免疫係統再次恢復強大的殺傷力。

腫瘤學傢馬克·巴拉斯在研究壹種新的免疫激動劑抗體療法。他領導著激動劑抗體的研發,這種抗體可能會刺激T細胞對癌細胞過度攻擊,並導致細胞衰竭和死亡。他認為,我們或許可以計算每壹種藥物對癌細胞的影響,從而能調節免疫係統以獲得適度的反應。抑制劑和激動劑聯合使用,則可起到巨大的作用。

GSK腫瘤學研發主管阿克塞爾·胡斯說:“IO療法治療的是免疫係統,而不是腫瘤。”例如,他談到了PD-1免疫檢查點抑制劑:“癌細胞表面的PD-1和T細胞表面的PD-1結合會使T細胞雕亡瓦解。阻斷PD-1可以成為消滅癌症的新方法,因此,我們需要找到這樣的機制以治療更多患者。”

加強現有治療方法

對於傳統的抗癌藥物來說,在正確的時機將治療藥物送到正確的位置是個長期的挑戰。為了改善現有藥物的輸送,科學家正在研究抗體藥物偶聯物(ADC)。從本質上講,ADC其實就是將癌細胞單克隆抗體和細胞毒性藥物結合在壹起,成為的壹個單分子實體。

儘管從技術上講,ADC不是IO療法,因為牠們不會激發免疫反應,但牠們有時是相互依賴的。內源性T細胞反應對ADC發揮其活性非常重要。

另壹種提高現有抗癌藥物療效的方法是評估腫瘤微環境(TME)。TME由腫瘤及其周圍細胞、生長因子、轉錄因子等組成,牠們都會影響治療效果。通常,癌症會導致TME異常。馬薩諸塞州總醫院和哈佛醫學院的腫瘤生物學傢拉克什·賈恩說:“這些異常助長了腫瘤的生長、轉移和免疫抑制,TME可以對所有類型的治療產生抵抗力:放療、化療、靶向治療和免疫治療。

賈恩希望修復TME中的異常以改善癌症治療方法。他使用活體顯微鏡檢查顯示,TME的血液供應減少可能與異常增加相關。他認為通過修復血液流動,任何壹種免疫療法都將更好地發揮作用。這種可能修復血流的藥物即抗血管內皮生長因子(VEGF),牠能阻止腫瘤血管的滲漏。雖然研究仍處於早期階段,而且並不適用於所有癌症,但該研究可能會指向更廣泛的腫瘤治療方法。

免疫療法“未來之星”

與個性化醫療不同,對IO的主要關註點是提供適合盡可能多患者的精準治療。當被問及哪項正在進行的研究最讓他興奮時,胡斯指出壹種新型免疫療法,即由信號分子控制的治療方法,稱為幹擾素基因刺激物,或稱STING激動劑。

胡斯說,STING激動劑可以非常廣泛地激活免疫係統。STING不僅誘導Ⅰ型幹擾素基因的產生,從而激活患者對癌症的適應性免疫反應。這種激活會觸發患者自身的抗癌反應。

胡斯還說,雖然壹些治療需要采用註射到腫瘤中的方法,這限制了腫瘤的廣度,但某些研究表明,這是可以治病的。

近日,英國《自然》雜誌報道稱,免疫療法現在是癌症治療的支柱。腫瘤免疫療法領域持續繁榮,與前幾年相比,幾乎所有免疫療法的藥物和試驗都更多。儘管有新冠肺炎疫情的大流行,但這並不影響免疫療法領域的研究,相關藥物的開發仍在繼續。(記者 張佳欣)

打幹擾素還是吃藥,真的讓我很糾結

壹、 大傢都在熱議“TAF”,為什麽還要談幹擾素?

是啊,大傢都在熱議TAF(丙酚替諾福韋),抗病毒作用與TDF(替諾福韋)相當、零耐藥率、安全性很好、可以用於孕婦,簡直是堪稱完美啊!其實說到底,TAF和恩替卡韋、替諾福韋並沒有本質的區別,仍然是通過長期抑制乙肝病毒復制來達到治療目的的。TAF是好藥,但不是神藥。

已經有三個強效、安全的首選藥物(恩替卡韋、替諾福韋、丙酚替諾福韋),每天壹片藥物,輕鬆控制病毒復制,為什麽還要折騰幹擾素?註射給藥不方便、不良反應多、有效率還低。

1957年科學家發現了幹擾素,1986年人們采用基因工程的方法實現了幹擾素的大批量生產,1991年幹擾素開始廣泛用於治療乙肝和丙肝,並且取得了較好的效果。丙肝已經實現了全口服藥物、12周清除丙肝病毒的無幹擾素時代。為什麽壹晃30年過去了,幹擾素仍然是全世界各大權威乙肝指南推薦的首選藥物之壹,因為幹擾素暫時還無可替代。

二、 大傢都在用長效幹擾素,為什麽妳還在用普通幹擾素?

最近給兩個慢性乙肝患者使用普通幹擾素治療,(請您註意,用的是國產普通幹擾素)獲得了意想不到的療效,壹個3個月獲得乙肝表面抗原清除,壹個5個月清除了乙肝表面抗原。效果好的原因,主要是精選患者,這兩個人的乙肝表面抗原定量都比較低,而且使用普通幹擾素後出現了明顯的免疫激活——穀丙轉氨酶升高了。

長效幹擾素很好,壹周壹次註射給藥比較方便,療效更佳。牠相對於普通幹擾素來說價格要昂貴很多,不良反應也更多些,但是療效的確更好。

兩種幹擾素我們都在使用著,根據不同的患者、不同的病情而靈活選擇。我經常想:如果能夠把普通幹擾素裝進胰島素筆式註射器中,每天註射適量的普通幹擾素,花小錢或許能夠獲得長效幹擾素的療效哩。

三、 打幹擾素還是吃藥,真的讓我很糾結!

年輕的乙肝患者初次抗病毒治療時,往往很糾結:想嘗試幹擾素,又擔心不良反應多、有效率低,擔心吃了苦頭還無效;吃藥吧,又擔心遙遙無期,上了“賊船就難下船”了。

駱抗先教授是中國著名的乙肝專家,他在其博文中多次建議:中青年乙肝患者,幹擾素值得壹搏。我是駱老博文的忠實讀者,非常贊同駱老的觀點,中青年乙肝患者如果沒有幹擾素禁忌癥,先嘗試幹擾素,壹旦有效(估計大約30%~40%)就可能獲得持久免疫控制乙肝病毒復制的目的。壹年左右可以結束治療,如果停藥後病毒持續低於檢測下限,乙肝表面抗原定量逐步下降,就如同獲得乙肝臨床治愈壹樣。即使無效,及時換用口服藥物,往往療效會更好,有可能可以縮短療程。

四、 我用幹擾素的原則是“安全”、“有效”、“持久”、“防癌”

幹擾素使用最重要的原則是要盡可能確保安全,衹要定期復查、發現問題及時處理,幹擾素的安全性還是有保障的。通過基線數據分析和幹擾素治療後穀丙轉氨酶、HBVDNA定量、乙肝表面抗原精確定量、HBeAg定量(盡量用雅培試劑)、核心抗原定量、HBVRNA定量等數據的動態變化分析,可以及時發現預期無效的患者,及時換用口服藥物。對於那些不純的大三陽或者HBeAg陰性慢性乙肝(小三陽或者小二陽),幹擾素治療的短期有效率較高,但是估計以後的復發率非常高,要謹慎選擇幹擾素治療。

幹擾素具有廣譜抗病毒、抗腫瘤和免疫調節的作用,使用幹擾素後長期有效的患者可以最大限度降低肝癌發病率。對於肝癌發生風險較高的患者(乙肝肝纖維明顯者包括早期肝硬化患者、有肝癌或者其他癌症傢族史者、長期抽煙喝酒者、乙肝合並脂肪性肝炎等),我經常采用替諾福韋聯合幹擾素的治療方法,幹擾素使用6~~9個月,以後使用替諾福韋維持治療。這種方法用了多年,的確是大幅度降低了肝癌高危人群的肝癌發病率。

請大傢不要忘記了幹擾素,牠仍然是乙肝的首選藥物之壹,仍然有口服藥物不可替代的優點。

江西省上饒市第二人民醫院 主治醫師 王春喜

作者:admin | 分類:腫瘤治療方法 | 瀏覽:16 | 迴響:0